相对于肺癌和乳腺癌等常见的恶性肿瘤,软组织肉瘤的发病率仅占成人恶性肿瘤的 1%。但根据其分化特征,软组织肉瘤却可以分为几十种亚型。因发病率低、种类繁多、恶性程度不一,很难形成统一的治疗规范,在诊断和治疗方面的信息也比较少。

针对软组织肉瘤治疗中所存在的问题,比如:有必要做基因检测吗?术后病情进展该使用什么药物?……这些问题的答案只有在出现相关病例后,根据实际治疗情况去摸索。

今天癌度给大家分享一个去分化脂肪肉瘤患者的治疗经历,希望能给大家一些启示。

20210722192948.jpg
来源:pixabay

01 容易复发的去分化脂肪肉瘤

去分化脂肪肉瘤(DDLPS)约占脂肪肉瘤的18%,大多数的去分化脂肪肉瘤是原发性肿瘤(占80%-90%),另外约10%是继发性的。

去分化脂肪肉瘤的发生部位通常在腹膜后,但也可以发生在纵膈、胸腔、腹盆腔、躯干和四肢、腹股沟、皮肤等部位。多见于中老年患者,男女发病的比例基本相当。治疗上比较困难,容易多次复发。

MDM2基因扩增是去分化脂肪肉瘤最为常见的突变基因,此外CDK4基因的扩增也达到了90%。如果患者出现了MDM2和CDK4的基因高度扩增,这表明患者的预后不是很好。

02 去分化脂肪肉瘤如何治疗?

目前围绕去分化脂肪肉瘤的临床试验和治疗药物主要包括:

  1. Palbociclib(帕博西林),适用于存在CDK4基因扩增的患者。在治疗晚期去分化脂肪肉瘤的II期临床试验中,无进展生存期大于12周的概率达到了66%。
  2. 化疗是针对晚期软组织肉瘤的基础治疗,一线治疗选择阿霉素联合异环磷酰胺。二线治疗药物包含吉西他滨、达卡巴嗪、艾日布林、曲贝替定等。总体治疗应答率在3.9%到20%。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3.6个月到6.8个月。
  3. 在仑伐替尼联合艾日布林治疗脂肪肉瘤、平滑肌肉瘤的临床试验中,治疗应答率为28.5%,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8.6个月。

03 历经数次手术,不断复发,患者后续该怎样治疗?

2018年,一名64岁男性患者接受了右肩和背部的肿瘤切除手术,手术之后的病理诊断为去分化脂肪肉瘤。患者拒绝接受第二次手术,也没有进行定期的随访。

一年之后,2019年11月,病情复发了。PET-CT扫描显示腹腔出现了病灶。患者进行了腹部脂肪肉瘤切除手术以及右半结肠切除手术,手术后的病理为去分化脂肪肉瘤。进行的原位免疫荧光杂交(FISH)显示为MDM2基因扩增,术后患者没有进行相关辅助治疗。

20210722193051.png
图1.患者治疗不同时期的CT影像学检查结果

几个月之后,患者因为大便带血再次入院,身体情况很差。经过对手术的组织样本进行二代基因测试发现存在CDK4/6基因扩增。这个基因突变的概率高达90%,为此给予了帕博西林进行治疗,使用了21天之后,患者的左肺出现了一个新的结节。

由于反复便血,2020年5月15日,患者再次进行了腹部巨大肿瘤切除,同时进行了部分肠、胆囊切除,以及肠粘连解除术。很不幸,手术后一个月,患者的腹腔再次出现了复发。不得已给予两个周期的艾日布林进行治疗,但病情并未得到控制,依旧进展。

综合考虑患者病情后,医生决定联合用药:艾日布林联合仑伐替尼,艾日布林每天2毫克,仑伐替尼每天8毫克。联合用药方案终于凑效了,最近的腹部检查发现肿块明显缩小,肺部结节减少,临床评估为病情稳定。

20210722193112.png
图2.患者治疗不同时期的腹部CT影像学检查结果

04 艾日布林联合仑伐替尼为何会管用?

从这名患者的整体治疗情况来看,在第一次手术后没有定期随访,为后期疾病的复发埋下了隐患。针对去分化脂肪肉瘤,目前缺乏统一的治疗规范,只能根据患者的病情不断探索。患者经历了多次手术,不断更换药物,最后使用艾日布林联合仑伐替尼终于控制住了病情。

艾日布林是一种新型的微管抑制剂,可以诱导血管重构,降低肿瘤缺氧环境,促进上皮细胞转化。有临床试验证实,艾日布林可以显著提高晚期脂肪肉瘤患者的总生存期。使用艾日布林治疗的患者,生活质量优于达卡巴嗪。

仑伐替尼是一款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有多个靶点。在很多恶性肿瘤的治疗里呈现出较佳的疗效。

从目前的临床试验数据来看,这两种药物联合使用,似乎是去分化脂肪肉瘤比较好的药物组合。我们期待会有更多的研究数据,来证实这两款药物的组合疗效,以及若加上其他药物,如PD-1抑制剂,是否会有更好的效果。

欢迎大家下载癌度app,与相似病友交流治疗进展和经验。

参考文献:

Xin-Li Wang, et al., Obvious Reduction of the Tumor Size in Dedifferentiated Liposarcoma in a Lung Metastasis Patient Receiving Individualized Treatment, Case Rep Oncol 2021;14:1080–1084

标签: 脂肪瘤, 脂肪肉瘤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