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疫苗在各级机关、事业单位推行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能打上一针疫苗,那是“有身份的人”。一般人是没有资格打疫苗的,于是酒桌上大家都以疫苗论高低。

后来,疫苗在企业中推行,打得上疫苗的企业,大家都觉得是好单位。不是国企就是外资、大公司。能够打上一针疫苗,那是别人羡慕不来的。

再后来,疫苗开始在社区推行。一开始大家还到处问:哪里可以打啊? 生怕排不上队,也怕错过接种时间。 更担心因为没有打疫苗而耽误出行,怕不能坐飞机、火车。也怕以后要疫苗要收费。

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社区居委、派出所开始挨家挨户打电话问有没有打疫苗。

不知不觉中,疫苗似乎没那么紧俏了。

到了5月份的时候,各大群里开始发布消息:宝山XX地铁站,第二针疫苗奖励300块。 消息一出,万众惊诧,顷刻间人人叹息:哎!打早了呀!

6月份,疫苗奖励金水涨船高,从原来的300一路飙升到600,各各居委奖励措施纷纷出台。 并且有消息传:有黄牛专门拉“猪仔”打疫苗,一针可获300。

这么算下来,上面的补贴应该是900一针不止了?

地铁站、市民活动中心都纷纷搭起了棚子,从原先的找不到路,到“专车接送”,再到送西瓜、送礼物。“抽奖”都成了最寒碜的手段。大有一副“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打此处过,疫苗打起来”的架势。 原来高高在上的街道人员,现在都成了街头发传单的地推。 选举拉票的时候都没这么积极啊!

惠南镇、周浦镇、宣桥镇人民纷纷哀叹:哎,并入浦东后还是那么穷,北浦东可是现金奖励啊!

这场景,甚是诡异。

如此说来,其实政府在疫苗上并不差钱,为什么不把钱节约下来,给孩子们打免费的HPV疫苗呢?

而这次估计也有“强行摊派”的因素,从来没有见过各级单位的人如此“豁出去”,都上街拦路打疫苗了。

当然,由此也看出这次行动,有关部门缺乏一个了解市场的领导,这才使疫苗从一针难求,变成一人难求。 此时其实应当借鉴苹果、小米的“饥饿营销”手段,只有“难求”的东西,人们才会放在心上。

说到这里,作者的心也在滴血。哎,打早了呀!

标签: 疫苗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