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胰腺癌患者来说,选择一款适合的治疗手段是治愈的关键,而紫杉醇是从紫杉的树皮中提取出的一种合成药物,能够将紫杉醇类制剂高效且特异性地导入肿瘤细胞中发挥作用[1]。

目前已成功上市的紫杉类药物,主要有这3类:

国内研制:紫杉醇注射液(Paclitaxel Injection);
美国研制:紫杉醇脂质体(Paclitaxel Liposome for Injection);
韩国研制: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Albumin Bound)。

那么,这3类紫杉醇有哪些区别呢?

1 紫杉醇注射液

具有高度亲脂性,不溶于水,注射液使用前需要进行脱敏处理。使用过程中可能会带来中性粒细胞减少、周围神经病变等严重的过敏反应[2]。

2 紫杉醇脂质体

紫杉醇脂质体是一种靶向药物载体,较普通紫杉醇更易从血管渗透入肿瘤组织,可使药物主要在肝、脾、肺和骨髓等组织器官中积蓄,从而提高药物的治疗指数、减少药物的治疗剂量和降低药物的毒性,在提高患者耐受性等方面表现出了独特的优势。

图片
图片来源:摄图网

紫杉醇脂质体与紫杉醇注射液相比,疗效相当,但紫杉醇脂质体的严重超敏反应发生率较紫杉醇注射液明显较少。因此,对于紫杉醇注射液不能耐受的患者,可考虑换用紫杉醇脂质体继续治疗。

3 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

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是美国生物制药公司赛尔基因研制的一种细胞毒类药物,也是全球首个获批的无溶剂型紫杉类化疗药物。用药前不需要预防过敏反应的预处理,能安全提高紫杉醇的剂量,缩短滴注时间,促进药物进入肿瘤细胞内,增加化疗疗效[3]。

总体上,与其他紫杉醇相比,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的可控性更强,方便医生对患者的用药剂量进行精准调节[4]。而且,白蛋白紫杉醇具有高剂量、高肿瘤组织分布、高疗效、低毒性;无需抗过敏预处理、无需特殊输液装置、输液时间短(30分钟内完成)。

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不仅解决了紫杉醇的可溶性问题,还解决了副作用大的问题,能够提高人体的耐受剂量,让更多的紫杉醇进入癌细胞,实现了高剂量、高疗效、低毒性的用药。目前在胰腺癌临床上,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已成为联合化疗药物的首选药[5]。

**晚期癌症的最后一道防线
——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

2013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白蛋白结合紫杉醇用于治疗晚期胰腺癌的适应证[6],且已被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列入用于胰腺癌的新辅助治疗和一线治疗,为胰腺癌患者打开了治疗希望的大门。

图片
图片来源:摄图网

目前,在胰腺癌的临床治疗中,与白蛋白结合紫杉醇联用的化疗药物有这两种:

1 吉西他滨联合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

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的出现,能够显著提高患者的临床疗效,延长其生存期,同时还能改善患者的临床症状进而减轻药物毒性与肾毒性,具有一定的安全性,患者不会出现严重不良反应,获得了较好的耐受,是一种合理有效的治疗方案。

2013年[12]发表的一项前瞻性3期试验(MPACT研究)共纳入861名患者,比较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联合吉西他滨与吉西他滨治疗转移性胰腺癌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6]。

结果显示,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联合吉西他滨的中位总生存期较单药吉西他滨显著延长(8.5个月vs6.7个月),中位无病生存时间 ( 5.5个月vs3.7个月)、整体缓解率(23%vs7%)。联合化疗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和客观缓解率也高于单药治疗组,并且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联合吉西他滨有关的毒性是可控的。

基于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联合吉西他滨化疗方案在治疗进展期胰腺癌方面有着较好的临床疗效。2013年,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将白蛋白紫杉醇联合吉西他滨作为晚期胰腺癌治疗的一线治疗方案[7]。

2 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联合替吉奥

白蛋白结合紫杉醇联合替吉奥方案,相较于吉西他滨联合替吉奥方案,疗效确切,不良反应可耐受[8];相较于吉西他滨,具有同等的抗肿瘤活性和更好的耐受性,可作为临床治疗的新选择。

一项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联合替吉奥后替吉奥维持治疗晚期胰腺癌的2期随机对照临床研究显示,中位总生存期为9.4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5.6个月,客观缓解率达到了50%[9]。

对于达到疾病稳定或者疾病缓解状态的患者,一组给予替吉奥单药维持治疗,一组观察随访或继续化疗,维持组OS达到了16.7个月,无进展生存期达到了10.7个月,较对照组明显提高,1 年生存率显著提高 (79.1% vs 65.7%),疗效可观。

基于此项研究的结果,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联合替吉奥已被CSCO指南推荐用于晚期胰腺癌一线治疗[10]。

白蛋白紫杉醇的副作用有哪些

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和吉西他滨都属于低度催吐危险的抗肿瘤化疗药物。既然是化疗药物,那么就一定会存在副作用的。

图片
图片来源:摄图网

这些副作用包括过敏反应、骨髓抑制、神经毒性、脱发,少见的严重不良反应有晕厥、高血压、心律失常、静脉血栓、胃肠道穿孔、胰腺炎、肝坏死、肠梗阻、致死性肝性脑病、肺栓塞、肺间质纤维化、胸腔积液和呼吸衰竭等[11]。

一些比较常见的副作用主要有:

1、过敏反应:

紫杉醇脂质体、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很少发生过敏反应,但我们仍要知道一些具体可能会出现的副作用,比如局部或全身性潮红、呼吸困难、氧饱和度显著下降、低血压或高血压、全身性荨麻疹、血管神经性水肿等;发生超敏反应者常伴随恶心、呕吐、腹泻等胃肠道症状。

2、骨髓抑制:

紫杉类药物为细胞周期特异性药物,其所致骨髓抑制为剂量限制毒性,如中性粒细胞减少症、中性粒细胞减少性发热、血小板减少、贫血;

3、神经毒性:

神经毒性的发生主要与累积剂量和强度有关,有些患者在停药后仍会存在。。通常以感觉神经病变为主要临床表现,包括运动和感觉神经病变,如肢体麻木、触觉丧失、疼痛灼热、癫痫大发作、晕厥、共济失调等[12];

4、胃肠道反应:

图片
图片来源:摄图网

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和吉西他滨都属于低度催吐危险的抗肿瘤药物。患者可表现出明显的胃肠道反应症状,严重者可能会出现胃肠道穿孔、肠梗阻、胰腺炎、肝坏死、致死性肝性脑病等。

未来紫杉醇制剂还将向更好的疗效、更小的副作用、更高的患者依从性等方向发展。不仅能够提高肿瘤靶向性、增大耐受剂量、改善治疗效果,还能够方便临床用药、 降低治疗费用,大大提高患者的获益程度。

标签: 紫杉醇, 白蛋白紫杉醇, 紫杉醇脂质体

添加新评论